哲学家聊水浒,明心见性,直指人心

showSponsor: false

牟宗三

吾尝云:《红楼梦》是小乘,《金瓶梅》是大乘,《水浒传》是禅宗。请言《水浒传》。

《水浒》境界颇不好说。从其中的故事及人物而言之,较有凭借。然亦正因此,较易限定。一有限定,则《水浒》境界便不是《水浒》境界。酸腐气,学究气,市侩流氓气,皆不足以言《水浒》。吾常以为只从文字观之,亦可以悟。读小说者,总是先急于了解其中之故事,道说其中之人物,然后再进而解析其所表示之思想或意识。吾言《水浒》世界,岂不类于解析其思想或意识?是不然。如是,正是落于学究气。吾不知其是何思想,吾亦不知其是何意识。久而久之,吾亦不觉其中之故事,吾亦不想其中之人物。吾只随手翻来,翻至何处即看何处。吾单看文字,即触处机来。吾常如此而悟《水浒》之境界。《水浒》文字很特别:一充沛,二从容。随充沛而来者如火如荼,随从容而来者游戏三昧。不从容,不能冲淡其紧张。 

游戏所以显轻松,三昧所以显静定。其文字之声音色泽,一有风致,二极透脱。惊天动地即是寂天寞地。而惊天动地是如是如是地惊天动地,寂天寞地是如是如是地寂天寞地。如是如是,便是《水浒》境界。吴用说三阮撞筹,是那样地清机徐引,三阮之兴发上钩,是那样地水到渠成。吾不觉有来有往,吾只觉步步是当下。潘金莲毒死武大郎,其惊险可怕,阴森狠毒,令人透不过气来。然而其文字一经从容回环,便令人透过气来,便觉无处不停停当当,洒然自足。其令人洒然自足处,不在报应,而在描述潘氏之干号。“话说妇人之哭有三种。有泪有声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无泪有声谓之号。当下潘金莲乾号了几声”云云,此就是《水浒》之从容也。其如是如是之境界,大抵由此等处烘托出。

若问其如是如是是什么东西之如是如是,则曰若可以说是什么东西之如是如是,便不是如是如是。此所以说单由文字亦可以悟之故也。

如是如是之境界是“当下即是”之境界。而当下即是之境界是无曲之境界。明乎此而后可以了解《水浒传》中之人物。此中之人物以武松李逵鲁智深为无曲者之典型,而以宋江吴用为有曲者之典型。就《水浒传》言之,自以无曲者为标准。无曲之人物是步步全体呈现者,皆是当下即是者。吾人观赏此种人物亦必须如如地(as such)观之。如如地观之所显者即是如是如是。

他们这些年强力壮之人物,在消极方面说,决不能忍受一点委屈。横逆之来,必须打出去。武松说:“文来文对,武来武对。”决不肯低头。有了罪过,即时承认,决不抵赖。好汉做事好汉当。他们皆是“汉子”。汉子二字颇美。有气有势,又妩媚。比起英雄,又是一格。禅家常说:出家人须是硬汉子方得。他们只说个汉子,便显洒脱妩媚。《水浒》人物亦是如此。承认犯罪,即须受刑。受刑时,决不喊叫。“叫一声,不是打虎的好汉。”在消极方面,他们是如是抵抗承当。在积极方面,他们都讲义气,仗义疏财。消极方面是个义字,积极方面亦是个义字。义之所在,生死以之,性命赴之。天下有许多颠连无告者、弱者、残废者、哀号宛转无可告诉者,此种人若无人替他作主,直是湮没无闻,含恨以去。大圣大贤于此起悲悯心,伊尹之任亦于此处着眼,《水浒》人物则在此处必须打上去。所以他们常闹事,人海生波,与圣贤之悲,伊尹之任又不同。但无论如何,此皆是替颠连无告者作主之一方式。而《水浒》之方式乃是汉子之方式。武松替兄报仇,实是替残弱之武大作主。其兄弟之情甚笃。武大在潘金莲眼中看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一打团团转,三打不回头的人物,而在武松看来,却口口声声是兄长,决无轻视他的意思,只是系念他是个弱者,常被人欺负,临别时,嘱他晚出早归,武大哭了,遂说:即不出门亦可,只在家坐地。武大说他兄弟的话是金子言语,我只信他。像这样一个诚实人,可怜虫,若无人作主,便是昏了天地。我每于此起无涯之悲痛,深深之怅惘。天地生人,真有许多不仁处,好像全无心地于不觉中夹带来许多渣滓,漂流道旁,像个蝼蚁,像棵干草。此种人物不必说被欺负,即其本身根本上便是可怜虫。彻头彻尾即须有人替他作主,以参赞化育之不及,以弥补天地之缺陷。不必到他被践踏了,被残害了,才为之作主,才显出他的可怜。我有许多最亲切的事例作印证,我无可奈何,天地亦无可奈何,我只有悲痛。我的怜悯之感,常是无端而来的。佛说众生可悲以此。

他们这些不受委屈,马上冲出去的人物,你可以说他们是小不忍则乱大谋。但是,在他们,罪过无大小,义理无大小,你对不起他,你欺负了他,你就是错了。一错永错,便无甚可说的。你若说:忍耐点吧,则在他们这种无曲的汉子,不能有忍耐。隐忍曲折以期达到某种目的,不是他们的心思。他们没有瞻前顾后,没有手段目的,而一切皆是当下即目的。然而人文社会就是有曲屈的。像他们这种无曲的人物,自然不能生在社会圈内。“水浒”者即社会圈外,山巅水涯之意也。普通说逼上梁山,好像是某种人一定把他们逼出去。实则还是从“对他”的关系上而看的。因此便有反抗暴虐,压迫被压迫阶级之说。须知此就是酸腐气,学究气,武松、李逵不见得领你的情。你这种替他们仗义,是可以令他们耻笑的。他们根本不承认自己是被压迫者,他们并没有那种龌龊的自卑感。他们明朗而俊伟,所以是个汉子。现在的人必得以自己的卑鄙不堪之心把武松杀嫂的故事写成潘金莲恋爱的故事,直是污辱圣人。他这种“当下即是”的汉子,本性上就不是社会圈内的人物。社会圈内总是有缺陷。政治经济教育俱平等了,而人与人间未见得即无争吵打架之事。所以这是人性问题,并不是社会政治或经济问题。这些人并不能从事政治,亦不事生产,亦不能处家庭生活,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东西南北走天涯。而又理无大小,罪无大小,一有不义,即时打去,而且一打常泛滥而不可收拾。试想此等人如何能处社会?在社会的立场上说,必是闹乱子;而在他们的立场上说,却是硬汉子。吾尝思其故,此中确有一面真理。此面真理即构成所谓《水浒》世界。盖纯直无曲,当下即是,只有上帝是如此,而上帝是真理的标准,本是在人以外的。现在《水浒》人物,是人而要类似上帝,自然非在社会圈外不可。自社会人文上说,要做到当下即是,是不容易的。《水浒》人物的当下即是,不是人文社会上的,乃是双拳两脚的野人的,不曾套在人文化成的系统中之汉子的。孔圣人不能用拳打足踢来维持仁义。他有《春秋》之笔,有忠恕之道:从委曲中求一个“至是”。如是乃有文化。孔圣人是人与神的合一者。既是合一,则纯直无曲,当下即是,必在极高度的道德含忍中呈现。王学所谓“全体是知能呈现”,程朱所谓“天理流行”,岂不是纯直无曲,当下即是?朱子临终时说:“天地生万化,圣人应万事,直而已矣。”这个直却不容易。这个直是随孔圣人之圣人之路下来的。如是,吾人有一个上帝,有一个孔圣人,二者之外,还有一个《水浒》世界。这《水浒》人物,既不能是上帝,因为他是人;又不能是孔圣,因为他不能处社会。所以只好在山巅水涯了。金圣叹即于此而言作《水浒》者有无量之隐痛。若处于上帝与孔圣一面而观之,他们自是可痛的。实则亦不必。他们自身并不是可痛可悲的。我看作《水浒》者并不是根据什么大悲心而写《水浒》。如此解之,亦未免头巾气。读施耐庵自序,即可知其心境(人或以为此篇自序即是金圣叹作的。但无论谁作,我以为此篇文字可以表示《水浒》境界)。

他们这种即时打去之行径,都是顶天立地之人物。首出庶物,无有足以掩盖之者。所以是自足而穷尽的。因为自足而穷尽,所以只有一个当下。此种自足而穷尽所呈现的当下,是极洒脱妩媚的。他们也有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但是说他们为的什么一定的东西,或表示什么一定特殊化了的背景,我以为皆不免学究气。鲁智深大闹五台山,人或在此窥出他背后的寂寞,我以为他的寂寞只是无酒无肉,受了一套佛教文化的拘束。恐怕未必是普通人所意想的寂寞。我们常说耐住寂寞。耐住寂寞,就是固定个寂寞与不寂寞相对待。一定要从《水浒》行径窥测它背后的什么背景,不如直翻上来直从他们的无曲行径体会《水浒》境界。说《水浒》是寂寞的表示,不如直说原始生命必须蠢动。他有那股充沛的气力,你如何叫他不蠢动?而蠢动不是境界,亦不是什么思想或意识。其蠢动之方式,成为纯直无曲,当下即是,方是表得一个“如是如是”之境界。李逵见各人下山搬爹取娘,便大哭起来。宋江问他烦恼甚的,他说他也要搬老娘上山快活。宋江让他去搬。结果搬不来,在深山中被老虎吃了。我曾向一个朋友说:我有一个禅机,请你细参。李逵决搬不上他的娘来,写《水浒》的人压根就不想叫他搬上来:理上不能如此。请问什么缘故。友人瞪目不解。人多于此不留心。实则是一个大机窍。李逵不去搬,不是李逵;去搬而搬得上来,也不是李逵。照来布尼兹的哲学说,一个本体概念一经形成,则所有可能的谓词皆已含在里面了。去搬而搬不上来,是李逵一个体中必然的谓词。回来把他的经过告诉宋江等人,皆大笑。若说不替他惋惜,而却发笑,实在太不仁了。我于此也颇不解。实则并非不仁,而李逵自身即是可笑的。他的可笑掩盖了对于他娘的仁。若于此而不笑,便是虚伪。虚伪而可为仁乎?此就是超越了一切既成的固定的系统,而成就了一个当下即是的妩媚境界。此只能如如地观之。惟如如,而后觉其一切皆必然。林冲差人去东京取眷,回来知道已死了,无不为之悼惜悲叹,以助其哀。然而此决用不到李逵身上。人文系统之仁,在此不能呆板其用了。此处确有一点禅趣。许多道理俱当作如是观。人们必得以林黛玉之不得与宝玉成婚为大恨,因而必深恶痛绝于宝钗。我以为此皆不免流俗之酸腐气。试想若真叫黛玉结婚生子,则黛玉还成其为黛玉乎?此乃天定的悲剧,开始时已经铸定了。人们必得于此恨天骂地,实在是一种自私的喜剧心理。人们必得超越这一关,方能了悟人生之严肃。同理,读《水浒》者,必随金圣叹之批而厌恶宋江,亦大可不必。须知梁山亦是一个组织。《水浒》人物虽不能过我们的社会生活,但一到梁山,却亦成了一个梁山社会。自此而言,宋江是不可少的。不可纯以虚假目之也。必须饶恕一切,乃能承认一切。必须超越一切,乃能洒脱一切。洒脱一切,而游戏三昧,是《水浒》妩媚境界。

没有生命洋溢,气力充沛的人,不能到此境界;没有正义感的人,也不能到此境界。武松说:“武二这双拳头,单打天下不明道理的人。”又说:“我武二是噙齿戴发的男子汉,不是那禽兽不如的猪狗。嫂嫂以后休要恁的。”只是他们好为一往之行,乃是不学的野人,没有回环。所以不合圣人之道。然而他们却是另一世界。他们的生命并非全无安顿。义是他们生命的着落点,只是没有经过理性的自觉而建立,所以不是随孔子之路而来。此只可说是原始的、气质的,所以只是一个健实的、妩媚的汉子。他们作过即完,一切是当下,是新奇。他们的生命随时可以结束:完了就完了,并没什么可躲闪回避的。飘忽而来,飘忽而去。但是来也须来得妩媚,去也须去得妩媚:所以是个汉子。杜甫诗云:语不惊人死不休。此不是《水浒》境界。而《水浒》结尾诗云:语不惊人也便休。此方是《水浒》境界。

这个境界,出世不能为神,入世不能为圣人。殊不可由系统以解之。必须是在洒脱一切时的触处机来。《水浒传》自序云:“薄暮篱落之下,五更卧被之中,垂首捻带之际,皆有所遇矣。”又云:“所谈未尝不求人解,而人亦卒莫之解。盖事在性情之际,世人多忙,未之暇问也。”吾之感觉《水浒》境界,在由坝子上,在树底下,在荒村野店中,在世人睚眦下,在无可奈何之时,在热闹场中,在污浊不堪之社会中,花天酒地,金迷纸醉,冷冬小巷,皆有所遇。我之感觉,颇不易写得出。比起写哲学系统还难。以往生活,已成云烟。然而我未曾倒下去。我只因读了点圣贤之书,渐渐走上孔圣之路。假若有归宗《水浒》境界者,必以我为无出息矣。

-END-

---▼以下是广告时间▼---

不久前,《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刷屏了整个朋友圈。


很多人意识到:原来,通过直播教学,让贫困地区的学生和成都七中的学生同步上课,三流中学的学生也可以考上清华北大,改变自己的命运。


可是,上了大学就赢了吗?

非也,更残酷的未来在等着他们。


人生从来不是只有高考一个战场,优秀的人从来是胜出在优秀的教育资源。



 01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中清(James Lee)、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梁晨及其团队的合作研究了一个命题:


中国长达150年里的精英究竟出自哪些家庭?


最后,他们通过建立强大的精英数据库,得出的结论是:



1865—1905年,即清政府废除科举之前,超过70%的教育精英是官员子弟,来自全国各地的“绅士”阶层;


1906—1952年,超过60%的教育精英是地方专业人士和商人子弟,尤其是江南和珠三角地区;


1953—1993年,约超过40%的教育精英是来自全国的无产阶级工人子弟;


1994—2014年,超过50%的教育精英来自各地区的有产家庭,与特定的重点高中。



换句话说:


1990年之前,阶级通行证=高考

2000年之前,精英敲门砖=留学

2016年之后,为了不被淘汰=倾其所有投资素质教育


要知道,中学的时候,你还在拼命刷题应对应试教育,而他们学得一手小提琴,书法舞蹈样样不差,已经去过日本夏令营,参加国际竞赛,获得专利奖N个,成功发表论文。


你吃力地背诵英语语法规则刷《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他们在纯英文的课堂上谈笑间灰飞烟灭,随手可申请国外更优质的大学。



大学毕业后,你找到了一份薪水还不错的工作,熬夜脱发,上班打卡,下班带娃,为生存而生活着,这辈子似乎可以一眼望到头。


而他们拿着年薪百万的薪水环球旅游,不仅财务自由,还随时做自己喜欢的事,工作只不过是一份工作罢了,生活才是值得享受的好生活。


更何况很多人读一所普通的大学,每天吃饭睡觉刷剧打游戏,从来没有感受到一流院校精英教育的美好。


可怕的是,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带来的,最终是思维模式的差异。而它决定了你最终的人生层次。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报道的最后里,记者说,那些三四线城市贫困地区的孩子,就像呆在井里。只要光照进来了,他们看到了天空,就会往上爬。


可是,对院校普通,职场上so-so,毕业多年,为了生存而工作到焦头烂额的人来说,我们的光又在哪里?



02 



《步履不停》有一句话,我很喜欢:


“你才25岁,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其实何止25岁,30岁的你我一样可以成为想要成为的人。


豆瓣网友蔫小坏,就告诉了我们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从小没有接受过家庭的艺术熏陶,也没有机会学习任何乐器;并非科班出身,也没有受过正统的学术教育,他是多么渴望成为一名词人啊!


抱着对歌词的热爱,他一个人默默坚持练习写作很多年。


恰逢17年的时候,豆瓣时间和王菲的词人姚谦先生合作开设了一个歌词写作课,蔫小坏第一个报名。


后来的结果你们都知道了,他成功出道成为了一名词人。他提交的打卡作业,被姚谦先生选中,后与好妹妹乐队合作,为后者提供了年度热门传唱的单曲《如期》。




只要不放弃学习,梦想总会如期而至。


蔫小坏最大的收获,就是尽可能地和更多优秀的人在一起


“渴望感受到一流教育的美好,享受到精英知识的沐浴。这件事上,我从来都没有放弃。如果说互联网有帮助到我们体验教育公平,那么豆瓣时间上的古典音乐鉴赏社群,小说写作训练组,以及影评学习组,就是我们向命运发起的绝地反击。


值得开心的是,豆瓣时间青椒学院 终于上线了。


与优秀的青年在一起,重回顶尖知识殿堂,享受精英教育的美好。——这个愿望可以渐渐实现了。



▼▼▼

青椒学院历时将近一年,通过对50余所国内外顶尖高校和学术机构的230位优秀青年教授、学者的走访交流,最终邀请了来自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等十所顶尖高校的优秀青年学者,为大家奉上了14个精华专栏,涵盖哲学、电影、历史、文学、心理学等重要学科。

在这里,你将收获一流高校学者的启迪,逻辑思维能力、思维框架、世界观建设以及个人的完整知识体系构架。

青椒学院的讲师们足够优秀,又足够有趣。

在清华任博导的常江老师,具有全球视野,英语水平达到同传标准的他,是青年人理想的模样。


他在青椒学院里讲《“不完美生活”指南》,谈论青年人如何面对消费文化的虚妄与现实。



常江照片


青椒学院还有一位逻辑学的讲师廖彦霖不仅是南京大学哲学系逻辑学专业博士候选人,更是华语辩论世界冠军。他最近的一场辩论赛和参加过《奇葩说》的另外两位辩手庞颖和熊浩在争夺冠军,不相上下。

廖彦霖


他在青椒学院里讲,网络的观点纷繁复杂,一个优秀而独立的青年应该有自己的观点。而世界观的培养,离不开内心深处的逻辑。

他说,一个说法若想拥有最基本的说服力,是离不开逻辑与批判性思维的运用的。

还有来自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梁思思,她幼儿园毕业直接跳读小学三年级,16岁就成为了本省高考状元,未满20岁就被推荐为清华研究生。她参与了雄安新区的规划,在青椒学院里,她将和我们分享从城市进化的10种姿态,来解读一座城市。

这些知识真的太有趣了,正是我们这些从应试教育走过来的年轻人,最缺乏最渴望的思维认知层面教育。

余生太短,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希望新的一年里,有我们的陪伴,你将成为更好的自己。


长按二维码

报名加入青椒学院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

阅读原文
文章原始链接

最新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
萨特:自由的神话到自由的悲剧
萨特:自由的神话到自由的悲剧

03-26 21:42:50

谌洪果:活出自由
谌洪果:活出自由

03-26 21:42:50

绝对与自由
绝对与自由

03-26 21:42:50

每天1块钱,开启60000分钟声音图书馆
每天1块钱,开启60000分钟声音图书馆

03-26 21:42:50

罗素丨什么才是真实?
罗素丨什么才是真实?

03-25 21:16:00

孙周兴 | 只有创造性的生活才是值得一过的
孙周兴 | 只有创造性的生活才是值得一过的

03-25 21:16:00

孙周兴|人何以承受悲苦人生? ——尼采的《悲剧的诞生》
孙周兴|人何以承受悲苦人生? ——尼采的《悲剧的诞生》

03-25 21:16:00

哲学是疾病,还是解药?
哲学是疾病,还是解药?

03-25 21:16:00

读者稿件 | 沈巍的流浪与像沈巍一样流浪
读者稿件 | 沈巍的流浪与像沈巍一样流浪

03-24 20:45:47

杜小真 | 最后一位哲学家
杜小真 | 最后一位哲学家

03-24 20:45:47

陈嘉映 | 人总是在可能性中沉沦着
陈嘉映 | 人总是在可能性中沉沦着

03-24 20:45:47

哲学是疾病,还是解药?
哲学是疾病,还是解药?

03-24 20:45:47

被误解被嘲笑,但他像第欧根尼一样活着 | “流浪大师”沈巍自述
被误解被嘲笑,但他像第欧根尼一样活着 | “流浪大师”沈巍自述

03-23 09:15:03

能缓解人生焦虑的,不是鸡汤,而是好好读点哲学
能缓解人生焦虑的,不是鸡汤,而是好好读点哲学

03-22 21:58:44

赵汀阳: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何以可能?
赵汀阳: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何以可能?

03-22 21:58:44

哲思学意

走出洞穴,沐浴在真理的光芒下!

微信号
InfinitePhilosophy
功能介绍
走出洞穴,沐浴在真理的光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