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丹邕/短篇】名为家的地方(下)

showSponsor: false
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越人说苑」可快速关注

邕圣祐这场戏已经重新拍了四五次了。错倒不在他,这场感情戏和他对戏的女演员总是进入不了状态,姜丹尼尔皱着眉头不知道喊了多少次“再来一次”。

如果只是一场感情戏也还好,可邕圣祐在这场戏里偏偏需要淋雨。姜丹尼尔每喊一次“卡”,朴佑镇就要急急忙忙跑过去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大毛巾把邕圣祐裹起来。

正是冬末春初的季节,水浇在身上还是很凉的。邕圣祐一向体温偏低,又怕冷,这一段戏对他来说真的很难受。

“大辉呢?”邕圣祐小口啜饮着朴佑镇递过来的热水。朴佑镇拿了另一条毛巾帮他擦掉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珠,“大辉今天约了广告商谈事情,现在不在片场呢。哥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了。”

邕圣祐摇摇头,感觉他真是淋水淋傻了,连李大辉今天不在这件事都忘记了。

另一边姜丹尼尔正在给女演员讲戏,平时说话风趣幽默的大导演此刻语言比起和善更添几分严厉。女演员很抱歉地低着头,姜丹尼尔也没有放缓语气,“好好演!不要浪费全剧组人的时间!再来一次!”

邕圣祐把浴巾拿开,哆哆嗦嗦地走到定好的点上,调整呼吸进入状态。

喷水枪再一次把水浇下来,邕圣祐看着屋檐下的女主,一瞬间真的感觉他在一场倾盆大雨里。

“好了,过!”

姜丹尼尔的心一阵一阵的疼,但是好歹女演员这一次演得总算是不错,可以让邕圣祐休息一下了。可他没想到邕圣祐问他能不能再来一次。

“为什么要再来?”不止是姜丹尼尔,旁边的女演员也一脸惊讶,很是紧张。

邕圣祐冲女孩子抱歉地笑了笑,“真不好意思,我觉得刚刚我没有发挥好,可不可以麻烦大家再重新拍一次。”

姜丹尼尔回忆起那场戏邕圣祐的表情的确有一丝僵硬,可是这个天气被水劈头盖脸地浇下来谁表情都会有些不自然,他没有放在心上。

“再来一次吧,我可以的。”邕圣祐看着姜丹尼尔,眼神认真。

姜丹尼尔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女演员的意思,她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我觉得我也可以表现得再好一点,导演不介意的话,我们重新拍一次。”

电影播出的时候,观众毫无疑问地欣赏了这一场好戏,不管是眼神,动作还是台词都很完美的好戏。只有姜丹尼尔默默湿润了眼眶,好像那一场大雨不是落在屏幕里的邕圣祐身上,而是下在了他的心里。

逞强的后果就是,本来就体弱的邕圣祐第二天就得了重感冒。闹钟已经响了半天,他都没能成功睁开眼睛。最后吵醒他的不是闹钟的声音,而是一通电话。

“圣祐哥。”姜丹尼尔的声音让邕圣祐强行摆脱了剧烈的头痛一秒钟,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余光扫到手机上的时间。

糟糕,迟到了。

“对不起啊,丹尼尔。我现在就过去。”邕圣祐的嗓子已经是沙哑得有几分失真,听得姜丹尼尔恨不得立刻从片场闪现回酒店照顾他。

姜大导演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今天你不用过来了,圣祐哥。”

“今天改成了补拍之前的一些镜头,没有你的部分。大辉不在,我通知你一下。”姜丹尼尔听到那边有些不稳的呼吸声,捏住手机的指节微微泛白,“好好休息一下,晚一点我有空就去看你。”

“不用了,丹尼尔你忙吧。”邕圣祐鼻子有点酸酸的,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还是由于姜丹尼尔的贴心,“我睡一会就好了。”

朴佑镇得到导演指令以后,飞快地买好了感冒药,却在邕圣祐房门口犯了难。

房卡是李大辉在姜丹尼尔的威胁下交出来的,按照之前说好的,应该是他把药交给李大辉然后再由李大辉送给邕圣祐。

可是李大辉今天又有一个合作要谈,一时半会回不来。朴佑镇拿着药盒,想着姜丹尼尔叮嘱一定要早点送到,不要耽搁了。万一邕圣祐病情加重,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犹豫再三,朴佑镇记起姜丹尼尔说邕圣祐在睡觉,灵机一动。不如就趁着邕圣祐睡着了,偷偷进去把药放下,然后溜之大吉?

朴佑镇说做就做,微微颤抖着把房卡贴上了门把手下方的感应器。

邕圣祐本来也是在睡觉,可是喉咙干得难受,他起身准备找点水喝。刚刚走出房门,就看见朴佑镇在套间客厅里鬼鬼祟祟的样子。

“……佑镇你在做什么?”邕圣祐嗓子难受,说话变得有点困难。朴佑镇赶紧拿着水壶准备给他烧点热水。热水壶的声音却没有掩盖他的回答,“我给哥送点感冒药来。”

“又是大辉?”邕圣祐坐到沙发上,示意朴佑镇也坐下来。

朴佑镇唯唯诺诺地坐在靠近房门的沙发边缘,“对啊对啊,大辉让我送来的。”

“可是大辉在谈事情呢,”邕圣祐眯起眼睛,“他不知道我生病了。”

朴佑镇没想到重感冒中的邕圣祐思路居然这么清晰,猝不及防地被找到了破绽,他眼睛一闭,索性破罐子破摔,“是我!是我自己想给哥送药!”

“噗嗤,”邕圣祐没忍住笑出声,“那之前那些推给大辉的事也都是你自己想做的?”

朴佑镇有点犹豫,这个罪名可比他想的要大。

呜呜呜呜呜,他只是个可怜的小助理,要这么凄惨的吗?

“佑镇不要骗哥哦。”邕圣祐笑起来,眼神纯真,朴佑镇看得不忍心骗他。

可是工作也要保住才行。

于是朴佑镇拼命摇头,大声说,“是啊!就是我自己想做!”

邕圣祐被他可爱到,走过去摸摸他的头发,“没事的,我不会说出去的。”

“佑镇辛苦了,去忙吧。”

朴佑镇如释重负,开心地离开了房间。

他小麻雀真是太机智了!

朴佑镇离开后,邕圣祐脸上笑意不减,他拿起刚刚送过来的药盒,想起姜丹尼尔当初塞给自己的钥匙和房卡。

他大概是真的想要一个家吧。

邕圣祐的嘴角渐渐僵硬。

可惜了,他不是姜丹尼尔心里那个可以给他一个家的人。

李大辉知道邕圣祐病了之后很生气。

“哥你怎么老是这样!演一次戏就要病一次!”李大辉一边念念叨叨,一边给邕圣祐倒水,“回去以后姐姐又要说我没有照顾好你!”

邕圣祐理亏地就着热水吃着药,听着弟弟的数落,低着头表示他知道错了。

“丹尼尔哥也是……”李大辉捂住嘴,意识到他说漏了话。

可是这话没逃过邕圣祐的耳朵,他反问,“丹尼尔怎么了?”

李大辉熟悉邕圣祐的脾气,知道这事瞒不过去,只能全盘托出,最后还不忘吐槽,“结果他问了那么多也没去好好照顾哥。”

“他也没有义务非要做这件事。”邕圣祐放下手里的杯子。

李大辉把水壶重重放在桌子上,“说什么呢,哥,你们不是结婚了吗?”

“不是的,”邕圣祐摆摆手,“我们和你想的不一样。”

李大辉看着邕圣祐,他一向表情管理很好的演员脸上此刻展现了各种复杂的情绪。出道以来,李大辉第一次看见邕圣祐这么纠结的神色。他一直是个很自由的人。由于有家庭背景支持,邕圣祐一向都是适度任性,比如接戏,比如上综艺。邕圣祐很清楚他要什么,所以每一次都不会太纠结。想做的就去做,不想做的就推掉,而不想做却必须要做的,也会接下来好好准备。

可是面对姜丹尼尔,邕圣祐说不清他的态度。

莫名其妙的,李大辉想起了姜丹尼尔那天来找他时候的脸。也是一样的不安,也是一般的小心翼翼。他看着邕圣祐,“哥,我可能是不了解你们的关系,可是我觉得,你也不了解丹尼尔哥的想法。你们还是好好谈一谈吧。”

李大辉还有一些事要回一趟公司,他临走时反复叮嘱邕圣祐一定要好好吃药好好睡觉。第二天还有戏要拍,邕圣祐躺在床上,听话地让李大辉帮他把被子盖好。

姜丹尼尔来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楼道里的灯光与窗外的夜色形成鲜明的反差,有点像是梵高的油画。

拿出房卡开了门,姜丹尼尔悄悄走进房间,邕圣祐因为感冒药的药效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察觉。

因为一直分房睡,姜丹尼尔很少看见邕圣祐睡着的样子。唯一一次还是他看剧本不小心在客厅睡着了,姜丹尼尔怕他着凉,想抱他回房间,结果刚一碰到,邕圣祐就醒了。

今天情况就不一样了,姜丹尼尔的手背贴上邕圣祐的额头,邕圣祐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他舒了一口气。

还好没发烧,还好没打扰到他。

似乎是有点热了,邕圣祐没一会就开始不安分地踢着被子,露出一截雪白的脚踝,看不见的冷空气覆盖在上面。姜丹尼尔无奈地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来,伸手帮他把脚踝塞回被子里。

即使是在演员中,邕圣祐也是很瘦的。姜丹尼尔捏住脚踝的一瞬间明白了姐姐为什么老是很担心自家弟弟。他真的很瘦,会给人一种易碎品的美感和莫名的心疼。

真的要好好照顾他才行呢。

怕被拍到,姜丹尼尔没有久留。仔仔细细帮邕圣祐把被子压在身子下面,他离开了邕圣祐的房间,临走前还在桌子上留了一份新的场记表。

邕圣祐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精神好了不少。他打算按照李大辉发来的信息多喝点热水,一走到客厅就看见桌子上的表格。

他隐约记得昨天李大辉走的时候还没有这份东西,拿起来看了两眼,一个名字闪过脑海。

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几下,邕圣祐靠在沙发上,平复着有些过分激动的心情。

真的是时候和姜丹尼尔好好聊一聊了。

电影很快就杀青了。

邕圣祐和一群欢乐的剧组人员一起去了庆功宴,几个人嚷嚷着邕圣祐从不参加这种场合,今天说什么也要和他多喝几杯。

真令人头疼,邕圣祐只能礼貌性的笑笑,后悔没让李大辉帮他在手背上点一个红点假装打了阿司匹林。

“圣祐哥感冒了不方便,我跟大家喝吧。”姜丹尼尔在餐桌另一头举起酒杯。

桌上的众人愣了一下。可是导演敬酒,哪有不喝的道理,随即推杯换盏,只不过再也没人打扰角落里的邕圣祐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人过来。那场淋雨戏里的女演员就特意坐到了邕圣祐旁边,“之前演得不是很好,谢谢前辈照顾我。”

“不用客气,谁都有状态不好的时候。”邕圣祐礼节性地客套着。

可谁知下一秒这个人居然站起来对着姜丹尼尔举起酒杯,“谢谢导演的照顾,我和您喝一杯。”

一群人开始起哄,姜丹尼尔碍于之前对她态度不好,也不好拒绝这一杯酒。可是邕圣祐总觉得,他喝酒时候的眼神飘向自己这边。

大概是错觉吧。

也不知道这个女演员安的是什么心,饭没吃多少,一个劲儿地给姜丹尼尔灌酒。邕圣祐有点看不下去,可是也不知道要以什么身份阻止。只能低头默默吃着饭。

女演员很快喝多了,有人提议让导演稍稍送一送她,姜丹尼尔站起来准备穿外套,却被邕圣祐抢了先,“我送她出去就好了。”

真是疯了,邕圣祐也不明白他到底是为什么要趟这趟浑水,搞不好他的零绯闻记录要在今天毁于一旦,可是他就是不愿意让姜丹尼尔送她。

不过好在李大辉还在。他从邕圣祐那里接过醉的迷迷糊糊的女演员,一脸嫌弃地撇开头,“哥,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邕圣祐拿出随身带着的衣物清新剂往身上喷,还向后退了两步,“记得叫她助理送她回家,我先回去了。”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李大辉把全身仿佛没有骨头一样的女演员扶正一点,“可是哥你别喝酒,病才好呢。”

“不会喝的。”邕圣祐离开的时候,李大辉居然从他的背影里看出一丝决绝来。他也清楚接下来大概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件,不过那只能交由两个哥哥解决了。

姜丹尼尔其实喝得没有那么醉,然而邕圣祐坚持要送他回去。

靠近邕圣祐的时候姜丹尼尔很害怕,他怕闻到女人的香水味,怕他会不受控制地想到女演员半倚半靠在邕圣祐怀里,怕他忍不住心里野蛮而疯狂生长开的嫉妒。

可是邕圣祐身上没有那些味道,他闻起来和平时一样的干净,一样的清新。

姜丹尼尔觉得他再和邕圣祐呆的久一点,怕是没有喝醉也要醉在邕圣祐身上。

因为还有一些后续工作要简单处理,邕圣祐把姜丹尼尔带回到了之前剧组住的酒店里。很早就拿到的姜丹尼尔房间的房卡此时有了用武之地。姜丹尼尔没有神志不清,他进到房间以后赶紧挥手示意邕圣祐出去,“要是被拍到,你那边的公关可有得忙了。”

“怕什么,大不了就公开嘛。”邕圣祐不以为意,打开柜子找杯子给姜丹尼尔倒水。

水倒好了,却迎上了姜丹尼尔呆滞的脸,丝毫没有动作的双手看起来并不打算接过水杯。邕圣祐坏笑了一下,“怎么,姜导演是怕你的桃花运断了,还是怕你的心上人误会了呀?”

姜丹尼尔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回想了一下邕圣祐话里的意思,他走过去,把瘦瘦的演员圈进怀里,“圣祐哥说什么呢?”

“呀,”邕圣祐没想到他的动作,在他手臂上重重拍了一下,姜丹尼尔疼得咧了咧嘴,可是没有放开,“你要干什么!”

“如果没理解错,我刚刚可是闻到了一股醋味。”姜丹尼尔疼归疼,还是笑眯眯地看着邕圣祐。

他真可爱,像是发脾气的小猫。

事实证明,邕圣祐比发脾气的小猫还是要凶一点,他一把推开姜丹尼尔,“丹尼尔,我们只是协议结婚,你知道你刚刚的行为并不合适吗?”

“可是说要公开我们关系的人明明是圣祐哥啊。”姜丹尼尔坏心思地凑过去,邕圣祐的脸一点一点红起来,他撇过脑袋不看对方的眼睛。

逗猫要适度,真的炸毛了可就不好哄了。

姜丹尼尔在邕圣祐发作之前退回原位,“圣祐哥,我的心上人就是我的枕边人,不过他之前一直误会我,不愿意跟我同床共枕罢了。”

“你说什么!”邕圣祐又是那副可爱的不行的惊吓表情。

这一次姜丹尼尔不再忍了,他长手一身把邕圣祐拉到怀里,“所以和我结婚好不好?”

“不、不要,”邕圣祐觉得脸颊上的温度很高,索性把头埋在姜丹尼尔怀里不愿意抬起来,“你都知道还欺负我,这么久了都不告诉我。”

“一结婚我就想解释来着,可是圣祐哥你不听,都不愿意见我。”姜丹尼尔想想就委屈得紧,声音也不知不觉带上了撒娇的语气,“我就是方才就是逗了哥那么一下,哥就那么生气。可是我委屈了那么久,哥都不安慰我,还怪我。”

嘴角落了一个吻,怀里的小猫亲完就跑,小脑袋又低了下去。姜丹尼尔透过镜面的冰箱门看见自己通红的耳朵,傻笑着在邕圣祐的发旋上轻轻啄了好几下。

要给姜丹尼尔的房间也选一个好看的灯罩,邕圣祐闷在姜丹尼尔胸前,默默计划着。

“圣祐哥,我还是很紧张。”

姜丹尼尔提着大包小包在邕家门口不敢进去,手上的戒指在购物袋的提绳之间格外显眼。邕圣祐笑着去牵他的手,“不要紧张啦,我姐姐很善良很温柔的。”

把购物袋全部换到一边手里,姜丹尼尔反手握住邕圣祐也戴着戒指的纤长手指,反复深呼吸,鼓起勇气走进大门。

“小祐回来啦!”姐姐几乎是冲刺过来抱住邕圣祐,余光扫到姜丹尼尔和邕圣祐紧握的双手,吓得姜丹尼尔赶紧放开。姐姐满意地冲姜丹尼尔笑笑,拉起邕圣祐另一只手,“快进来,姐姐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点心。”

旁边的仆人走上前来想帮姜丹尼尔拿东西,被他挥挥手拒绝了。

呜呜呜呜,要是姐姐觉得我摆架子不做事可怎么办,我要勤劳一点!

在沙发上坐下,姐姐就没有放开过邕圣祐的手,“我们小祐又瘦了呀,是不是又生病了?饭有没有好好吃?前段时间我让大辉给你带的汤喝了没有?”

“是病了,不过已经好了。饭有好好吃,汤也喝了。姐姐手艺越来越好了。”邕圣祐调皮地眨眨眼睛,邕家姐姐伸手摸上弟弟的脸,“我们弟弟要照顾好自己呀。”

姜丹尼尔抓住这个话题转换的空隙,“姐姐好。”

“啊,丹尼尔也辛苦了。怎么不让佣人帮你拿东西?快把东西放下过来坐着休息一下吧。”姐姐看了姜丹尼尔一眼,大狗狗马上行动起来,一秒也不耽搁。邕大小姐对他的态度很满意,又抓住弟弟的手,“小祐还是要经常回来看看啊,姐姐可想你了。”

晚饭之后,姜丹尼尔在邕圣祐的房间里给他按摩腰部,“圣祐哥,你姐姐对我好冷漠啊。”

“那你跟我说什么,”邕圣祐趴在枕头上享受着贵宾级服务,“你跟我姐姐说呗。”

话音刚落,姐姐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推门而入,“跟我说什么?”

姜丹尼尔努力在床的边缘保持身体平衡,“说姐姐对我实在太好了,我要加倍对圣祐哥好才能回报姐姐。”

姐姐满足地轻哼一声,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就出去了。

姜丹尼尔一身冷汗,邕圣祐把脸埋在枕头里,笑声还是传了出来。

去姜家的时候邕圣祐也很紧张。

他带了一套茶具,在姜妈妈面前行云流水地展示了一套已经偷偷练过很多次的技术动作。最后怀着忐忑的心情把茶杯端给姜妈妈。

“哎呀,早就听说小祐懂事,现在才发现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呐。”一杯茶就让姜妈妈受用得不行,拉住邕圣祐的手连声称赞,“小祐拍戏很辛苦吧。记得让丹尼尔好好照顾你,他要是对你不好,就给我打电话,我拿我们家传的藤条鞭抽他。”

“妈,”一直被无视的姜丹尼尔大声抱怨,“我还是不是您亲儿子了?”

“你气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你亲妈呀?”姜妈妈瞪了儿子一眼,“你要是像小祐这么懂事我不也能跟邕家爸爸妈妈一样出去度假啦,还要在这里一天到头地被你气!”

邕圣祐忍着笑,偷偷给了姜丹尼尔一个安慰的眼神。

姜妈妈越看儿媳妇越喜欢,开心得亲自下厨给邕圣祐做了几道菜,说他太瘦了,要好好补一补。

晚上,姜丹尼尔搂着邕圣祐嘟囔着,“妈也不知道多少年不下厨了,还是哥的魅力大。”

“我们尼尔不高兴啦?”邕圣祐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姜丹尼尔的胳膊表示安慰。姜丹尼尔把头放在他的颈窝里蹭了一下,“没有,就是觉得,现在哪里都不是我家了。”

邕圣祐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背后的人继续自言自语一般地说起来。

“其实也不对。”

“现在只要有圣祐哥在,哪里都是我的家。”

邕圣祐往后靠了靠,闭上了眼睛,“我也这么觉得。”

只要有爱在的地方,哪里都可以是家。

编辑 | 黑猫


越人说苑官方QQ群

快来关注我们





文章原始链接

最新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
【防弹/果糖】心墙(六十五)
【防弹/果糖】心墙(六十五)

04-24 20:30:00

【瓶邪/上篇】至上(六)
【瓶邪/上篇】至上(六)

04-24 20:30:00

【防弹/国旻】债(四十八)
【防弹/国旻】债(四十八)

04-24 20:30:00

【EXO/灿白】特种男友(九)
【EXO/灿白】特种男友(九)

04-24 20:30:00

【瓶邪/上篇】至上(五)
【瓶邪/上篇】至上(五)

04-23 19:41:04

【防弹/果糖】心墙(六十四)
【防弹/果糖】心墙(六十四)

04-23 19:41:04

【防弹/国旻】债(四十七)
【防弹/国旻】债(四十七)

04-23 19:41:04

【EXO/灿白】特种男友(八)
【EXO/灿白】特种男友(八)

04-23 19:41:04

【瓶邪/上篇】至上(四)
【瓶邪/上篇】至上(四)

04-22 19:58:13

【防弹/国旻】债(四十六)
【防弹/国旻】债(四十六)

04-22 19:58:13

【EXO/灿白】特种男友(七)
【EXO/灿白】特种男友(七)

04-22 19:58:13

【防弹/果糖】心墙(六十三)
【防弹/果糖】心墙(六十三)

04-22 19:58:13

【EXO/灿白】特种男友(六)
【EXO/灿白】特种男友(六)

04-21 20:27:31

【防弹/果糖】心墙(六十二)
【防弹/果糖】心墙(六十二)

04-21 20:27:31

【瓶邪/上篇】至上(三)
【瓶邪/上篇】至上(三)

04-21 20:27:31

越人说苑

文荒+懒得找?推给你最走心的小说!把最好的爱送给专注脆皮鸭文学鉴赏的你!

微信号
yuerenshuoyuan
功能介绍
文荒+懒得找?推给你最走心的小说!把最好的爱送给专注脆皮鸭文学鉴赏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