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亲手写的书再送给需要它的人,也许是最酷的一件事

showSponsor: true
今天上午,我突发奇想在朋友圈和微博发了一条简单的主动“求捐”信息:


想捐一些《精进》给中学、大学图书馆,需要的请跟我联系。



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精进》这本书特别适合年轻人来看,并且虽然这本书卖得不错,但毕竟没有机会看到的人更多。那么我何不做一件小小的善事,让更多需要它的人读到我的书呢?


《精进》上市半年多来卖了30多万册,明年年初我可能就能拿到百万版税,我觉得我应该反哺社会,而把书捐给学校的图书馆,任其流通,是让《精进》这本书的价值最大化的一种方式。


所以想到就做吧!


消息发出后,很多人就联系我,很多人是想让我把书捐给他们所在的学校和母校。这时我会要求他们一定要跟图书馆老师联系过,以确保我是把书送到图书馆,而不是个人手里。




微博的评论很壮观,但光@是没用的,必须要图书馆老师跟我联系或者要到他们的联系方式才行。


到今天晚上,我的求捐行动初告成功,目前已经捐出《精进》167本,共计近3000元——



解释一下,上表中最下面的四个学校是我和“大树下助学公益会”合作捐出的,大树下是由知友郭大路发起的为农村留守儿童推广阅读的公益组织,在广州市民政局注册。从今天起,凡是大树下捐赠过的乡村学校图书角,我都会给这些学校负责阅读推广的老师每人配套赠送一本《精进》。


下面是我的部分订单信息(书都是网购后直接发到学校,因而是没有签名的,因为我自己家里寄出的话运费很贵,不划算):


--


今天的行动让我收获非常大,之前我体会不到广大学生对阅读好书的需求有这么强烈,这次我体会到了。


还有,今年我的《精进》热卖以后,很多平台、机构邀请我合作办一些课程,我也确实考虑过去搞一搞。但是,迟迟没行动起来。究其原因,可能是“内部动机不足”。就是这些事是赚钱这个外部动机驱使的,而内在的意义感是缺失的,所以总是在拖延吧。但今天这事,我马上就行动了,我惊讶地发现,与其为如何赚更多钱而烦恼,还不如花掉一些钱来帮助别人。这种满足感太强烈了!我很开心。


我今天之所以发这么一篇“非干货”的文章,是想告诉大家:


如果你是某所学校的图书馆负责老师,或者你能联系到图书馆的老师,并且认可《精进》这本书,请在文后留言,告知你的学校图书馆收件地址(以及收件人姓名、电话、邮编和区、街道信息),我会继续给学生送书!!


谢谢大家!


最后,本文收到的打赏我会全部捐赠给帮助乡村留守儿童的公益项目(并非用于购买《精进》,两者无关),例如下图的项目。下次更新我会放出捐赠截图以做证明。



再次感谢!


文章原始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