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正泰/中长】破镜重圆(六)

showSponsor: false
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越人说苑」可快速关注


“你来做什么?”


“我……”或许是因为男人的语气过于冷漠,与往日截然不同的陌生样子让她难以招架。


她顿了一下,思索着,似是在下定什么决心。


直到男人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她才恍然回神,低低地呢喃出声——


“我来带你回家。”


“我是来……带你回家的。”


“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好。”


是意料之外的爽快应允,她受惊一般地抬起头,小鹿似的眼睛里面写满了不可置信。


“你怎么……?!”


“你不是知道的吗?”男人的语气突然变得柔和,低哑似耳语。


女主不会知道,其实在她道出此行目的之后,男主的心里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我早就爱上你了啊。”

……

……

对完最后一句台词,金泰亨和蒋婷婷都不约而同地舒了一口气。刚才的暧昧气氛再寻不见,流动在小小化妆间里的只有淡淡的尴尬。


“怎么样啊?说句话!”最后是金泰亨先绷不住出声打断了这种沉默。态度战战兢兢,颇有种小学生的既视感。



 “泰亨啊!下场戏准备,你们好了没?!”
“好了哥!”

      金泰亨听见自家经纪人的声音,拍了两下蒋婷婷作为提醒,然后就赶紧跑过去与其会合。

      离得大老远他就瞅见经纪人手里拎着一个包的挺精致的小盒子——和本人的整体画风十分格格不入。


      他有些好奇,于是直接开口询问道,“哥,你手上拿着的那是什么啊?”

      “草莓饼干。”


      金泰亨闻言一惊,“你什么时候这么心灵手巧了?!”


      “哪儿啊,刚柾国给的。”


      “估计是在门外面听到你在忙,把东西交给我就埋着头出去了。”

      大概是见金泰亨脸色有点不太好看,经纪人哥哥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补充一句来活跃气氛——


      “地儿挺黑,是得低头看着小心点儿……盒盒……”
      ……
      ……
      其实金泰亨自己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慌乱——误会了,不是更好吗?反正他本来,就是要让他死心的啊。 


“哥哥真的要走吗?”


“嗯。”


“就为了那个女人?”


偌大的卧房里,布置十分简洁,因而显得空旷,才让此时存于两人间的对话显得更加突兀。


男主一直目视着窗外,仿佛未曾听到过这句问话。


沉默良久,再开口吐出的便是完全不搭前言的一句嘱咐。


“我离开之后,这里就交给你了。开始会比较辛苦,但是吴叔会辅助你。”


明明字字都充满着来自兄长的关怀,可是落在男二耳中,却只能令他更加难受。


“你明明知道……”


“我不知道。”男主突然转过身来,靠着窗台,意味不明地注视着男二。


“你已经不是孩子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你该懂了。”


眼前的人穿着黑色礼服,喉间还打着漂亮的领结,稚气未消尽的脸上满是因他的话语而显露出的错愕与悲伤。


尚不能很好的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尚不能被称之为成熟的男人。


男主习惯性地去望男二的眼睛,在那里他总是可以窥探到各种直达本心的情绪。


他想起来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男二还只是个够不到他胸口的小豆丁,生得白白净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像极了他那个所谓的姨母。只是没有什么神采,总让人联想到冬日枯败死亡的干枝。


后来,他把他小心地护在羽下,教他防身的功夫,教他收拢人心的方法。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哥哥,因为小豆丁慢慢地被他养成了挺拔的少年,眼睛里枯寂的光景也渐渐抽出了新芽,变得繁茂丰盛——至少在看着他时是如此。


“你就这么喜欢她吗,哥哥?”男二轻轻叹出了一句气音,仿佛放轻些便能让心脏也少些苦痛。


男主没有回应,可是其中意思他又怎会不懂?


“我知道了……”男二敛了有些逾矩的情绪,抬头对上男主不带什么感情的眸子,然后勾了勾唇角,努力地牵出了一抹浅笑,就像过去的很多年里他所做的那样,以性命为保立誓


——“我会保护好她。”


金泰亨因为田柾国最后的那个笑容晃了一下神,一直到导演过来给他讲下一场戏的时候,才愣愣地反应过来。


——从小到大,田柾国的喜怒哀乐,他总是会第一个感觉到变化……以前,小孩因为性格内向,笑起来大都显得腼腆,仅有少数情况下才会咧开嘴笑得开怀。


刚才那般表情,明明知道是在演戏,可是他却还是忍不住想多。


他想要过去看看田柾国的样子,想要像小时候那样给他一个安慰的拥抱。


可是他也知道,这不可以。


拍完这场戏之后,男二的戏份就没有多少了。玛丽苏的剧情里,男二本就只是个起助攻作用的炮灰角色罢了。


田柾国这两天比平时更加安静。除了听导演讲戏,其他时候都是一个人默默地窝在角落里面发呆。


他学得很快,也乐得配合,仿佛给剧组节省时间似的,只用了五天,就紧赶慢赶地把剩下的戏份给拍了个完。


田柾国杀青那天,导演叫了全组的人去给他开杀青宴。


田柾国素来乖巧,别人乐意给他这个面子,剧组人员几乎都真心实意的到了场。


可能是自己杀青宴的缘故,田柾国十分好说话,敬酒一轮走下来,几乎来者不拒,白酒红酒全当白水一样地下了肚。


金泰亨一直在若有若无地观察他。眼看着小孩脸开始红了,眼神也变得不甚清明,便赶紧趁着劝酒的名头凑上去拽了他一把,


“喂!你有没有事?”


……

……


在他的记忆里,田柾国一向不喜欢碰酒,酒量自然也称不上有多好。


他所目睹过的仅有的一回小孩喝醉,就是在闵玧其分手那天。


眼看着两个哥哥一杯一杯的往嘴里灌酒,彼时才读初三的田柾国也没有抵住好奇,倒了一杯仰头闷下。


可是辛辣的酒味对他来说还是太过呛喉,即使强行捂住嘴也止不住地咳嗽,咳到最后,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咳出来了。


“我还要喝……别拦着我!”


亲哥哥借酒消愁趴在桌子上面不省人事,嘴里却依旧口齿不清地唤着女孩子的名字。


田柾国一边把弄杯子一边怯怯看着,砸吧砸吧嘴回忆了一下酒的苦味,然后颇为不解地看向旁边的金泰亨,


“泰亨哥,我哥他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啊?”


“这么难喝,还呛喉咙……”


金泰亨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看他,回答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借酒消愁。喝醉了之后,那些伤心的,不忿的东西都会消失不见……”


“心里嘛,约莫也会好受一点。”


“那我这次期中考试没有考好,这样干也是有用的吗?”田柾国听罢觉得神奇,站起来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再然后,两杯过去,他也和他哥哥一样,倒在桌子旁边变得不省人事。


——田柾国的酒量,只有两杯半。


金泰亨想到了什么,眉间不自觉地轻轻皱起,扯着田柾国袖子的手也更用力了些。


“不能喝别喝了,你别逞强。”


酒精从来不是好东西,受它影响而变得迟钝的大脑总是会下达一些冲动又让人难解的指令——


“你怎么就知道我在逞强?不要总是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我不需要别人来对我的行为指指点点。”


田柾国这话一出,不仅金泰亨不可置信地愣在了当场,就连他自己,也显出了些手足无措的慌张。


“我心里有数,你回去坐着吧。”田柾国狠狠地闭了闭眼睛,伸手拿过金泰亨手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包间。


田柾国趴在洗手池边吐了个昏天黑地。他从没有一次喝过这么多酒,胃里面翻江倒海,烧得厉害,难受得他几乎直不起腰。


他想起来金泰亨很久以前对他说过的话——喝醉了之后,那些伤心的,不忿的东西都会消失不见,心里也会变得好受起来……


——骗子。


明明他已经喝了这么多了,心里却仍旧是抽得生疼。


过去的记忆在这个时候变得模糊,唯有牵扯着金泰亨的影像清晰掠过脑海。一张一张,划破了他固有的伤口。


他那样喜欢的人,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小哥哥,真的不会再要他了。


因为早已经有一个更合适的人与他相配。


吐过之后,醉意也多少散掉了些。田柾国还知道把自己收拾干净,翻出两张卫生纸把嘴角的污渍抹去。


水龙头一直没关,冰凉的水流泼上来的时候,眼睛被刺激得微微发酸。即使田柾国不间断地用手揉弄着,温热的液体仍然不住地朝外涌出。混着凉水,把他的脸庞弄得乱七八糟。


水流冲得很急,掩住了不自然的抽气声。


田柾国扣着洗手台的边沿,抬头去看镜子。镜子占了一整面墙,清清楚楚映出来的是他哭得红肿的眼睛。


看看你现在吧,田柾国,形容狼狈,为了一个人而已,真是太没出息了!


婷婷姐多好啊,长得漂亮,性格也好,亭亭玉立的,和金泰亨站在一块,那就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你不就是想看他过得开心吗?女朋友这么优秀,你祝福不就好了吗?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他这样想着,试图找寻一个激励自我的理由,可是到了最后,却是眼泪忍不住地再次涌出。


祝福吗?放手吗?怎么可能呢?


全都是在自欺欺人……


那可是看着他长大,他最依赖,最喜欢的小哥哥啊。


.

他抽着肩膀,哭得没了力气,倚着墙任由自己滑落在冰凉的地上。


金泰亨扶着田柾国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半夜了,马路上没有什么人,只有不尽的夜风穿过叶隙拂面吹来。


他还念着在卫生间里找到小孩的场景,心里面一时有些泛涩。


刚刚他莫名被怼了也没生气,只是田柾国反常的样子让他更放心不下,回去之后也是坐立不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定决心,和经纪人匆匆招呼了一声就快步找去了卫生间。


彼时田柾国就跌坐在洗手池前面的地板上,衣服有些凌乱,垂着头不知道是睡是醒。


他知道田柾国打小身体就弱,穿这么单薄,还在地上坐这么久不定出什么事情。


“柾国……柾国?柾国!”他试着喊了两句,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以为小孩是睡着了,于是弯下腰准备拉他起来。


“还能听见的话就告诉我你经纪人电话是多少?今天没见他来啊……”


“别的我也不计较了,我不跟你置气,你也别跟自己身子置气了。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坐地板上。”


“等我给婷婷说一句,这包间我估计是要晚点回去了。”


“金泰亨……”田柾国突然开口,声音显得喑哑不堪,“哥啊……”


他话音一停,寻着声音侧头去看怀里扶着的人——小孩紧紧抿着嘴唇,眼睛熬得通红,一双染着湿意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金泰亨……”


差一点,他就再也狠不下去心了。


金泰亨本来就有些莫名的烦闷,走着走着路还突然被人狠狠地拽了一下胳膊,弄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不耐烦地蹙了蹙眉毛,低下头去找寻原因,却不期然对上了田柾国的眼睛——这人实在是鲜有这样的表情,大大的眼睛含着雾气,受了什么委屈一般,整张小脸都皱成一团。


金泰亨突然就没了脾气。


伸手想把田柾国再扶紧一些,却没料到他会突然动作,蹲在地上缩成小小一坨,怎么拽都不移动一下。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金泰亨带过小孩子,但是不擅长。面对这种情况自然也是毫无办法。


只能无奈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试图将人好言相劝,又弯下腰离得近了些,田柾国模模糊糊的声音便透过衣服闷闷的传来,


“难受……”


“什么?”田柾国的声音本就模糊,音量放低了之后嗡嗡的更让人分辨不清。金泰亨不得已,只能又好脾气的问了一遍。


“……难受……”


“难受?哪里难受?是胃里不舒服吗?”


“不是…是这里……”


田柾国轻轻摇了摇头,缩紧了袖子指向心口的位置。


大概是愣了一会儿,怕金泰亨听不明白一般,又抬起脸直直对上他藏着疑惑的眼睛。


“这里,好难受。”顿了下,才强调般的又轻轻重复了一句,“一看见你,它就好难受。”


金泰亨突然就不想说话了,垂下眸子盖住眼底的情绪,半蹲下来把田柾国小心翼翼地挪到了自己背上。


田柾国不算重,体重还不过一百二十斤,背起来简直毫无压力。可是金泰亨却觉得,这是他背过的最重的东西。


为什么呢?


——整个世界,你说重不重呢?


田柾国被背起来之后也安分了许多,安安静静的待了很长时间,而后又想到什么一般突然开口:“你 他 妈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金泰亨……”


“我知道。”


“就不能是我吗?”田柾国把头埋在金泰亨领间,嘟嘟囔囔地小声抱怨,“这个地方…疼了好多好多年了……”


“真的好奇怪……我不想它疼……很难受……”


金泰亨缓缓迈着步子,听着背上的人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开口回应一句。


“金泰亨……”


“泰亨哥?”


“诶,在呢。”


“为什么就不能不喜欢你呢?”田柾国眨眨眼,向下面撇着嘴角,已经哭红了的眼眶里面就又落下了一大滴眼泪。打在金泰亨的衣服上面,烫得他身形微僵。


“我不想再喜欢你了……太奇怪了……”


“那就不要再喜欢了。”


金泰亨终于还是应了一句。尽管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违背本心的锥心之言。


绵绵软软的,没有气力。字字之间,又牵连不断。



编辑 | 陈斯年

越人说苑官方QQ群

快来关注我们


文章原始链接

最新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
【防弹/正泰/论坛体】主播的直播事故(十二至十三)
【防弹/正泰/论坛体】主播的直播事故(十二至十三)

03-26 18:10:47

【防弹/果糖】心墙(三十八)
【防弹/果糖】心墙(三十八)

03-26 18:10:47

【GOT7/伉俪/宜嘉】邻居同居(四)
【GOT7/伉俪/宜嘉】邻居同居(四)

03-26 18:10:47

【防弹/国旻】债(二十一)
【防弹/国旻】债(二十一)

03-26 18:10:47

【GOT7/伉俪】互利关系(九)
【GOT7/伉俪】互利关系(九)

03-26 18:10:47

【GOT7/伉俪】互利关系(八)
【GOT7/伉俪】互利关系(八)

03-25 20:47:58

【GOT7/伉俪/宜嘉】邻居同居(三)
【GOT7/伉俪/宜嘉】邻居同居(三)

03-25 20:47:58

【防弹/果糖】心墙(三十七)
【防弹/果糖】心墙(三十七)

03-25 20:47:58

【防弹/国旻】债(二十)
【防弹/国旻】债(二十)

03-25 20:47:58

【防弹/正泰/论坛体】主播的直播事故(十至十一)
【防弹/正泰/论坛体】主播的直播事故(十至十一)

03-25 20:47:58

【防弹/正泰/论坛体】主播的直播事故(八至九)
【防弹/正泰/论坛体】主播的直播事故(八至九)

03-24 21:11:59

【GOT7/伉俪/宜嘉】邻居同居(二)
【GOT7/伉俪/宜嘉】邻居同居(二)

03-24 21:11:59

【防弹/果糖】心墙(三十六)
【防弹/果糖】心墙(三十六)

03-24 21:11:59

【防弹/国旻】债(十九)
【防弹/国旻】债(十九)

03-24 21:11:59

【防弹/国旻/ABO】竹外桃花三两枝(十七)
【防弹/国旻/ABO】竹外桃花三两枝(十七)

03-23 18:28:23

越人说苑

文荒+懒得找?推给你最走心的小说!把最好的爱送给专注脆皮鸭文学鉴赏的你!

微信号
yuerenshuoyuan
功能介绍
文荒+懒得找?推给你最走心的小说!把最好的爱送给专注脆皮鸭文学鉴赏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