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扯】白马会所不会成为百年老店,中国男足和证监会换帅也无济于事

showSponsor: false


最近几天我的朋友圈儿里有好几件事儿刷屏了的,本来前天我就想写,可懒病拖着就拖到了今天,逼着自己就瞎扯一点儿吧。


看标题大家能判断的是三件事儿:

1、刷屏了的白马会所生日事件

2、中国男足亚洲杯被淘汰我看满全场

3、证监会换帅


但其实我今儿要说的是从第四件事儿引出来的,标题里也提到了,但大家肯定不会注意:百年老店。


这才是今儿我要说的重点,只不过我发现这些事儿背后都有一定的连接和联系,我就抛个砖,大家自己去延伸吧。


为什么会说到百年老店呢,是俞菱的一篇《抢救上海小店》在我朋友圈里也刷了屏,让我想起了百年老店这个话题。


既然是瞎扯,那我就把这四件事儿很牵强的联系一下玩玩儿,大家准备好了。



且从中国男足亚洲杯大败和证监会换帅说起来,两件事儿同源,可以几句话带过。


足球的问题大家都知道了,职业足球商业化了那么多年,在真金白银之下也出过亚洲冠军,但在我看来这还是个行政系统,足协是商业化的么?那你不商业化也行,做好自己的事儿,想要成绩好,进行几次军训是没用的。


亚洲杯上艰难赢了泰国队,而越南队也让日本吃尽了苦头,这些东南亚国家的青训体系,就是足协在抓吧我记得。越南还拿过亚洲U23的亚军的。在俱乐部层面是可以砸钱请高水平外援,这样速率最高,足球场上的中国速度,没有青训做基础的话,往后看吧,继续溃败。


很多时候不是你退步了,而是对手进步了。


足球是足协体质问题,造成青训跟不上,那证监会呢?依然是一样的问题,具体的我就不发表意见了,只是在投资机构群里看到的一些意见我直接贴出来吧,懂的自然懂。


你们看,依然是机制体制问题吧,换汤不换药,具体细节我没有意见,毕竟我还是小朋友。



那说到今天标题的另外两个事儿。


白马会所我是早有耳闻,几年前几位女性友人给自己的奖励就是去那边逛逛,甚至有的在公司内对女性下属也有这类“奖励”,我当时只是一笑而过。


当年住在长乐路富民路附近,经常路过,并未发现蹊跷,经人提醒才知道在哪儿。后来经常去那边一家老面馆吃面,也会路过。


白马会所的事儿,一张图片就说明了,更多的大家去找找相关文章哈:

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再采访的时候,白马会所已经被关了,毕竟对社会造成了消极的影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重开,会不会重开,起码,对于这类产业,想要做成百年老店是不可能的,毕竟是边缘产业。


可对于中国的大多数行业来说:中国没有百年老店!


俞菱的一篇《抢救上海小店》,吴晓波之前说匠人精神,其实在我看来都是异曲同工。


有人说通过还有同仁堂,张小泉剪刀啊等等,这些不都是百年品牌,在我看来,他们只是百年字号,并算不上“品牌”,因为他们最核心的温度,传承,其实已经没有了,我们看看,他们都是国企呀。


我喜欢上海的原因之一,就是这是一座有恰当距离感的温度。大家可以自行体会。我是很怕很多时候太亲密的,太亲密我会逃离,太远了我会心里冷,处女座就是那么矫情。而上海,恰好让我感觉到了在合适距离上的温度,不冷,不热。


品牌也一样,温度感,而这种温度感是来源于人的。我们到日本看有很多百年老店铺,代代传承,因为有了人的温度,而凝结成了品牌的温度。


看看咱们的百年品牌吧:


1956年的“公私合营运动”以后,中国没有一家私营企业,这些工匠传统仿佛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

----吴晓波《为什么中国难出百年老店?》


葡萄园餐厅所在地,位于新乐路东正教堂辅助建筑,产权属某宗教管理机构。一个宗教管理机构,要那么多房租干嘛?

东平路,所有10~20年的街边店全部于2018年12月底撤离。沿街房产属于音乐学院附中。

绍兴路汉源书店所在地,房产据说属于街道的。街道要钱干什么?因为不缺钱,绍兴路27号已空置一年。

-----俞菱《抢救上海小店》


所以在我看来,商业化,私有制才是百年老店的基础,这个基础都没了,哪儿来的温度。


如果说老店,老品牌是一个公司一个团队的话,凝聚了创始人的心力,即使受到互联网冲击,他们也会去积极的求真求变。


不能说国企不好,也有很多能人志士让老品牌重生并焕发光辉,我只是想说,对于各地大量的老店,老品牌来说,人的温度是最容易让他们活下去的。


时代在进步,很多东西都在淘汰,我只希望真正好的东西,能够有传承。很多年我们回头来看看,如果记忆中的东西还在,那也是多了一份在人间的念想吧。



好了,说来说去,今天的几件事儿我还是想办法给穿起来了,实物的发展,离不开行之有效的机制,而机制能不能调动人的主观能动性,是不是官本位思想,决定了一件事儿的长期成败。


希望在经历了很多之后,能够有比较好的机制来促进经济能够持续发展,同时不摒弃我们记忆中的那些人和物。


以上观点比较零散,看看一笑而过即可,就别反驳了。哈哈,我也是逼着自己一周两篇,为了写而写的嘛,原谅我哈。



文章原始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