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南硕/已婚俊X少爷珍】春天到来之前(二十)

showSponsor: false
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越人说苑」可快速关注

20


人总是容易贪心不足,得到一点就会想要全部,不然他怎么会怨金南俊把温柔给了别人。


就算本知道温厚是他的本性,还是难过。你对我,到底出于什么?这要命的暧昧,太磨人了。

 

事实证明,人在忙的时候是不能想太多的。当书架顶层那本最厚的书砸下来的时候,金硕珍脑子一片空白。而在另一侧书架的金泰亨眼睁睁看着那本《大英百科全书》妥妥的砸在金硕珍的背上,瞅着他皱起来的脸,气不打一处来。


“你傻了吗?想什么呢?!”金泰亨几乎是飞到他身边的,恶狠狠的使劲揉搓他被砸到的皮肤。金硕珍忍不住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别嚎了,走!去办公室我给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察觉到不对劲。


那声调变了,千回百转,最后戚戚厉厉的哭了出来。

 

他第一次见金硕珍哭。

 

小时候有一次打雪仗,不知道哪个混蛋把石头包在了雪里头团成团朝金硕珍砸,稚嫩的皮肤被砸的血肉模糊,淅淅沥沥往雪地滴血,金硕珍没哭没闹,连句话都没说。他从小就知道这哥哥虽然看起来好说话又乖巧,却是比任何人都要活的通透,比任何人都要难以猜透。


能让眼泪从金硕珍眼里滚下来的,他想他猜到了。


“金南俊怎么你了?”


他不说话,身子却僵住了。


“怎么?惊讶吗?”金泰亨死死盯着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哥,你怎变成这样了?!我以为你知道分寸,早就断了念想,可……”他伸手轻轻抚他的背,“要么就发泄出来,要么就彻底斩断,你自己选吧。”

 

他狠狠的把水拍在脸上,尖锐的寒冷刺破皮肤。


眼睛消肿了吧。


办公室暖气开的很足,金硕珍还是怕冷,要不是因为在公司里,他真的恨不得套一件超长羽绒服把自己裹起来。

 

从仓库那里一路小跑着回到有暖气的办公室大楼,一个人顶着通红的眼睛在门口冻得直打哆嗦。推门进去的时候,金南俊正在沙发上坐着。旁边是明显受了委屈一脸无奈的小秘书。“社长,他……”


“好了,你出去吧。”


比想象的要冷静,他想他们终于来到了这一天。


“有事儿吗?金作家。”身上的温度还没回来,那股莫名的冷像是幽幽从骨子里飘出来。金南俊从沙发上站起来,过来握住他的手,“硕珍你……”他刚想说你手怎么这么冷,却被金硕珍轻轻甩开。


“我们好像没有这么熟吧。”刚消下去的红晕又一次没出息的抚上了眼圈。他一连退了好几步,把两人的距离拉开。金南俊也不敢贸然向前,局促不安的说自己的来意。

 

“硕珍你别赌气,你听我说……我……我很抱歉,真的对不起……我那天…”那么一个妙语连珠的作家,被自己搞得磕磕巴巴。金硕珍笑笑,眼泪从眼角滑下来。


“你只欠我那天的吗?!把我耍成这副模样!既然不喜欢我就不要来撩拨我不要碰我不要安慰我不要再维护我!”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可一字一句又清清楚楚,一寸一寸的从金南俊心上刮下去。

 

我没有不……

 

“你知道吗?从你拒绝我的那天开始,我有多害怕见你,我一看见你一闻到你的味道我就觉得自己卑微。晚会上我被金亦箐羞辱的时候,我觉得天就要塌了,你偏偏要过来……偏偏要过来……”金南俊听见他声音低下去,眼泪却没断。


心脏猛的揪紧。


“你知道我当时心脏都要蹦出来了吗?”他突然有了勇气,因为恨,因为委屈。去吐露他的心迹。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知道什么叫喜欢吗?”金南俊张张嘴,他想辩解,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始终还是没能说出来一句话。


“你怎么会知道呢?你只是本能的对每个人都好罢了。所以你处处坦然,而我处处觉得自己污浊不堪!”金硕珍好像突然想通了,他不想再埋怨谁,可是心里还是疼。


”我的爱是要用来爱人的,不是拿来恨我自己的。金南俊,不爱我的话就不要再来招惹我了,暧昧这种东西,我想你不会觉得有成就感。”


抽丝剥茧,他把最柔软的地方暴露给他,又迅速走开,以防伤害。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金南俊脑子还是轻飘飘的。那么多的埋怨,他好像都没听进去,只记得金硕珍那句你不爱我,你不爱我……


仿佛是第一次,他开始问自己,对于自己,那段有关金硕珍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原来他只是不愿意,听见金硕珍这样极力的否认自己的感情,只是心里很闷很闷…

 

直到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也是恍恍惚惚的,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这时候李惠景从背后抱上来,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

 

不知怎的,验孕棒上那两条红色的线,格外扎眼,而他怎么也笑不出来。



编辑 | 陈斯年

越人说苑官方QQ群

快来关注我们


文章原始链接